日垂

偶爾碼字的懶癌末期
Marvel→盾鐵、錘基
全職→韓葉、喻葉、喻黃、雙花
排球→兔赤、黑月

韩叶 韩文清生贺 室友paro

愛你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韓葉一生推!!!

開啟新世界的大門:

目录


繁體在這裡






乐乐和包子联手码出来,送给群里特爱韩叶的叶修:)


韩队生日快乐!!!


以下正文


 


 


 


「就是这样。还有问题吗?」对面那人把文件推到韩文清的面前,脸上带着公事公办的微笑。韩文清抬头环视这屋子的格局,环境挺好,又离市区近。


 


今天是晴朗的艳阳天,一路从旧住处走过来花了不少时间,不过还好没耽搁上约好的时间。


 


他沉眸打量眼前的人,从衣装打扮看来就像是大型企业的老板。拥有这么大的房子,也毫不意外。


 


「没有。」还好租金还在自己接受的范围。他收下文件,抬头恰好就看见楼梯间走下来一人,嘴里还叼着牙刷。


 


「行。对了,我还没自我介绍。」叶秋抬手整了整衣领。「我叫叶——」


 


「......啊啊啊啊怎么有人来你也不通知一声!!!」


 


介绍被打断的叶秋怔了怔,转过头望向声源才发现客厅里有着第三人。也是,这个时间是张佳乐的起床时间。「早啊,乐乐。」


 


「这人是谁!」张佳乐此时满嘴泡沫,刚睡醒的样子实在丢人。


 


「你好,」韩文清自顾自地站起身,向那位伸出了手。「我叫韩文清。」


 


「是你们的室友哦。」叶秋在一旁笑着说。


 


「——诶?」张佳乐甚至没反应过来回握对方的手,这个长相严肃的人......室友?!


 


花一个晚上来整理全部的行李可能是有些强人所难,不过他还是办到了。韩文清在隔日清晨抹下额上的汗滴,深深地吁了一口气。


 


一连忙活下来,他甚至没来得及吃早饭。韩文清抬头望了眼时钟,早上七点——踩着刻意放轻的脚步走出了新房间。其他人都还没醒来的样子,他可不能在刚搬来就失了礼貌。


 


手中掂了掂钥匙的重量,韩文清伸手握着门把打开了门,接着而来的是腹部传来的刺痛——


 


「哎哥都老大不小了还被赶出来,面子往哪搁啊......嗯?」似乎发觉到手中的钥匙插进钥匙孔的触感不对,那人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睡眼。


 


韩文清跟着低头一看,昨天才见过的屋主居然把钥匙死死戳在自己的腹部上。


 


痛倒是不会,脑袋里兜转的想法更多的是:这家夥在干什么。


 


「......啊。」叶修后知后觉地叫了一声,抬头看见的是陌生又可怕的脸。「我是不是又走错了?」


 


又......?韩文清冷下脸,明明昨天还是这么正经,怎么今天看到的时候是这样邋遢又没精神的鬼样子。


 


叶修倒退了几步,凑近门牌看了好久,他没走错!


 


「你是?」


 


韩文清微怔。「我们昨天才见过面。」


 


「啊?」这回到叶修表示疑惑。「有吗?」


 


「有。」


 


「我怎么没印象。」


 


「......」不会连签约的事都忘光了吧。韩文清记得文件被收在房间的桌子上,要是这人打死不承认他可以作为证据拿出来。


 


叶修突然哦了一声,「你是新房客?」


 


韩文清点点头。


 


「我就说怎么昨天吵个不停,你搬东西也消停些啊。」


 


「好歹考虑一下其他人的感受,哥都给你弄的睡不着了。」


 


「哎不说了,哥困死了,你让点路。」


 


「......」


 


秉持着敦亲睦邻的精神,韩文清压抑着额上的青筋向后退几步让叶修走进来,然后看着叶修走到他隔壁的房间停了下来,没精打采的掏出钥匙进了房。


 


见状,韩文清脸黑了一半。


 


这家夥和他一样,也是这里的房客;准确来说,是与他仅仅相隔一面墙的室友。


 


操。察觉到这个事实,韩文清不由得暗骂了一声。


 


 


 


──这便是他与叶修的第一次见面。


 


 


 


--


 


 


 


都说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,韩文清也本着友善邻居的心态与其他几个室友互有来往。尽管一开始自己的外貌似乎是吓到了一些人,但现下也能在出门回家时聊上几句,交换彼此的近况。到现在已经住满一个月了,韩文清对这里的环境还是挺满意的──除却隔壁的叶修不说。


 


是的,叶修,这是他的名字──这还是他三天前才得知的。


 


有关这人的一切他几乎不知,平常也鲜少遇到对方,只是恰巧听住对面房的张佳乐说过。


 


「那家夥是房东的哥哥,也是最近才搬来的。」


 


「好像做的是电脑相关的工作,平时都不大见到他出门,整天闷在房里……」


 


「就是嘴欠揍了点……对,有时候真想朝他脸上揍下去。」


 


在韩文清对第三点表达了赞同后,张佳乐那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简直让他看透了叶修的为人。


 


懒散、嘴贱……但身体倒是他喜欢的类型。


 


身为一名健身教练兼男同志,韩文清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发现了这个事实。


 


但他们不可能。韩文清十分肯定,光是叶修那副懒散的模样他就看不惯了。


 


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况,韩文清冷笑了一声,不打算继续想下去,随即打开眼前的电脑,将下周的训练课程进度简单调整。


 


才刚打开萤幕,划面突然闪了几下便恢复一片黑暗。同时房间内的电器用品也跟着啪兹一声,一个个瞬间暗了下来。


 


停电了?


 


坐在书桌前的韩文清蹙起眉头,在黑暗中拨弄了几个按钮都毫无反应。待了一会儿,见电力似乎不会立即恢复,只得闪着障碍摸索着走出房间。


 


幸好天还亮着,一走出大门韩文清便看见其他几名室友也都在庭院的小板凳上待着,几个人围成一桌不晓得在聊些什么。


 


「欸?韩文清你也出来了。」张佳乐拉着小板凳笑着说,「我们刚刚还在说你会不会待在房间不出来呢。」


 


韩文清应了声,眼神扫过一圈,几个自己搭过话的房客都在这里了。


 


「你们怎么都在这?」


 


「不知怎么停电了,只好来外面待着啦。」张佳乐耸耸肩说,「出来一看,大夥都在这。」


 


「这停电也是突然,就出来外面坐坐了。原本打算看看书的,结果人一个个出来,就稍微聊了些。」住在张佳乐隔壁房的王杰希说,还亮了亮拿在手上的书。


 


以韩文清的眼力,清楚的看见书名是《眼睛会说话》。


 


「我报告打到一半就被断电了……」坐在旁边的高英杰低声的说,看起来似乎有点沮丧。


 


「没事的,英杰。」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,「之后有问题可以找我帮忙。」


 


「不过我说怎么突然就停电了,虽然之前也停电过但也没这次断的这么惨啊──我去该不会又是老叶干了什么好事吧?上次也是他说在实验什么线路搞得大家鸡飞狗跳的,一整天都没水没电怪难受的。」住在最后一房的黄少天跟着开口猜测。


 


「欸?是老大做的吗?」同样住在韩文清隔壁房的包荣兴疑惑的问。


 


「而且老叶这次居然主动说让自己去修电闸,我看这次停电就是他搞的好事。」黄少天接着说,语尾听起来相当肯定。


 


「以叶修的性格来说……这次会主动跑去修理确实挺奇怪的。」王杰希摸摸下巴,看似也认同了这猜测。


 


说到这里,韩文清这才发现叶修不在现场。


 


「叶修正在里面修理电闸?」韩文清问。


 


「是啊,我出来的时候遇到老大,他说他要去修电闸就让我出来等了。」包荣兴说。


 


听到叶修一个人在里面修理,韩文清蹙了蹙眉。


 


「我以前学过一点水电,进去看看状况。」


 


说完韩文清便转身离开,留下其馀的房客发着愣待在原地。


 


过了一会儿,对话又重新开始。


 


「......这家夥虽然脸长的有些可怕,可是人挺好的啊我说,连老叶那种人都愿意去帮忙。」


 


「其实他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混什么黑道的,吓死我了。」


 


「嗯……我也是。」


 


「我和他聊过。他现在是健身教练,还给了我一些健身的意见,人挺不错的。」


 


「黑道不是很酷吗!」


 


「包子你有没有在听啊,王医生不是说他是健身教练吗──这么说我也可以找天问问了?」


 


「乐乐你想锻鍊身体吗?」


 


「哎这不是因为大孙总损我吗,想着也许可以试试看……」


 


「哈哈哈哈哈就你哪练得起来,别为难咱们的新室友了。我看你去买个哑铃在房间举着就得了。」


 


「我去黄少天你好意思啊,你自己还不是跑个步就喘个跟什么似的!」


 


「……」


 


「……」


 


 


 


韩文清不会知道,因为他这一个举动开启了室友们激烈的讨论,甚至间接导致往后张佳乐和黄少天成为他的健身班学员。


 


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。


 


 


 


--


 


「叶修?」


 


韩文清依循着记忆摸索到角落的电闸位置,看到一个咬着手电筒的人影正对着电闸摆弄着。


 


听见自己的名字,叶修回过头看了看来人,顿了一下后有些尴尬的问。


 


「......那个,你叫什么名字来着?」


 


「韩文清。」


 


都当了一个月的室友了。韩文清无语的走近了些,微微半蹲在叶修旁边,拿起了放在地上的另一只手电筒。


 


「我来帮忙的。」


 


「哟,老韩你懂行啊?」


 


「以前学过一些。」


 


叶修意外的看着他,在微弱的光下可以看出他的额上渗出不少薄汗。


 


现在是夏天,这楼里没电自然也没有冷气什么的,叶修在里面待一阵子了,估计也是闷热的受不了。


 


让他意外的是,叶修和他聊了两句后又转头继续摆弄着电闸,神情专注的......有些迷人。


 


平时无精打采的人,原来还会有这么一面啊……


 


「看什么呢。」叶修见旁边的人并没有动作,又重新抬头打量。「不是说要来帮忙的吗。」


 


「……嗯。」韩文清好不容易转回了思绪,向前挪了挪,努力不去看旁边大汗淋漓的人。


 


真糟糕。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心浮气躁地抓了抓头。


 


 


 


--


 


「好了谢谢各位同志的配合,哥回房继续睡啦。」叶修抬手抹开了额上的汗,朝着聚集着的那一堆人挥了挥手。


 


「靠靠靠老叶你给我站住!这都几次了你能不能专业一点别老是把水啊电啊随随便便就断!这是精神损失费!精神损失费!」黄少天上前就抓着正要逃跑的人,嘴边接连不断的连珠炮实在让人承受不住。


 


「英杰的报告被你拖延!还要劳动新房客帮你修电!」


 


「其实我不介意……」韩文清在一边企图解释,但很快就被黄少天的声量生生盖去。


 


「请我们吃一顿饭就原谅你!」


 


「……啊?」叶修记得自己的荷包,咳。「哥没钱啊。」


 


「又想逃过是吧!谁不知道你家里多有钱……」


 


「那个,」韩文清再次开口,这次大家都望了过来,就连黄少天都安静下来了。「不如我来请吧。」


 


「好。谢啦,额……」叶修歪头思索几秒。「老韩。」


 


「……」这家夥刚刚很明显就是忘记他的名字了吧。


 


「可恶!」黄少天见叶修潇洒地躲进自己的房间。「又让他给逃过了。」


 


「你太好心了。」王杰希放下了手中的书,抬眸看向新房客面露疑惑的脸。「对付那家夥不需要好心。」


 


「就当是见面礼吧。」韩文清撇头望了眼那边紧闭的房门,若有所思。


 


「看来我得空出时间了。」


 


「啊……能不能别把老叶那家夥叫出来啊,太气人了。」


 


「这得看老韩的意思。」


 


「没有理由不把他叫出来吧……」


 


「老大必须叫出来啊!」


 


「对了这里还有个老叶的小弟……」


 


 


 


--


 


「所以说到底是谁叫了酒。」伸手却来不及握住站不稳而往侧边倒下的黄少天,王杰希忍不住开口抱怨。


 


「场面太乱了,记不清……」高英杰不曾喝过酒,刚刚那场大混战之中没被受到半点伤害的就只有他一个。


 


黄少天迷迷蒙蒙地爬过去,抓着叶修的衣襟就在人的耳边大声吼道。「老叶!……你给我、起来!喝!一杯倒算什么啊!你差劲死了!」


 


「大孙——」张佳乐浑浑噩噩地晃了晃,此时脑袋十分晕眩。「我们说好不分离,要一直一直在一……呕!!」


 


「嗝。」


 


「包子你刚刚打嗝了吧!!」


 


韩文清巡视了周围一眼,还算清醒着的就只有自己、王杰希、包子和高英杰,醉死的还好只有三人。


 


餐馆离他们的房子不远,这个时间点也已经很难打到车。不知是心里作祟或是只因为叶修离自己最为靠近,他俯身就把瘫软的人背在身上。


 


「赶紧回去吧。」


 


见韩文清的举动,并没有人表示异议。大眼粗鲁地抓起了地上瘫着的黄少天背着,包子轻而易举就把对着旁边的大树唱歌的张佳乐抱起来。


 


「大孙啊啊——」张佳乐感觉到头顶一阵晕眩,伸手就掐着离自己最近的脸。


 


「我是包子。」


 


「大孙!!」


 


「我是包子!」


 


「大孙,呜……」


 


「……」包荣兴转过头打量被老韩背着的老大。「我们交换好不好?」起码老大看起来比张佳乐安静多了。


 


「不好。」韩文清一秒驳回。


 


 


 


--


 


在他长期锻炼下来的感知中,这人是十分轻的。叶修也确实是安分,全程也都没有发过一点声响,除了耳边那个热乎的呼吸让人有些难耐。韩文清抬手转开了叶修的房间走了进去,不得不说这是他第一次进到别人的房间里。


 


「唔……」似乎是感应到什么,背上的叶修发出了一点声音之后开始动了动身子。


 


韩文清侧头望了一眼,赶紧在黑暗中朝着床褥走了过去。结果很快就被地上堆满的东西刺痛了脚。


 


这家夥也太邋遢的吧……韩文清脑袋甚至已经在想着哪天要找个机会给他收十收十。


 


「啊——」叶修又动了,这次直接从韩文清的背上直接摔了下来,“咚”地好大一声,紧接着老韩低头确认一下这人的生死,没几秒的功夫,叶修居然又睡死了回去。


 


「……」韩文清重新把人拉了上来,这次是朝着床上小心地将人安放好。「蠢叶修。」


 


给人盖好了被子,韩文清在离开和留下之间犹豫了很久。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性子坐到床的侧边,拉开了旁边的小黄灯,借此打量睡死的叶修。


 


搬来这里明明才没几天的事情,韩文清却有已经住了好久的错觉。从小到大把人吓跑的经历不是没有,只有这个人对于自己的样子好像毫不在乎似的,并不会摆出惧怕或是可以避开的样子。


 


叶修长时间躲在室内而显得白皙的皮肤和他的形成好大的反比,就算喝醉了也没有醉了之后的窘态,安静得像个小孩。


 


神使鬼差地凑近到叶修的面前,他咽了咽口水,虽然在人喝醉时趁人不备有点过分,但他说什么也不想放弃这次机会……


 


就算是之后的韩文清也绝对不会后悔,更不用说他其实很是感激那次的举动。


 


唇边传来的温度有些温暖,韩文清竭尽全力才忍住没去睁开双眼盯着人闭着的双眼看。蜻蜓点水的一记他就急忙离开,虽是立马留恋起那触感,但他不想再多去冒险。


 


当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,正要伸手拉向门把,身后居然传出床褥摩擦的声音——


 


「蠢老韩,」床上那人坐了起来。「以为哥不会发现,嗯?」


 


「叶……」韩文清转过头看随即讶然,倒也没做出十分慌张的窘样。


 


「算了,不追究。就算是你请客的礼物吧。」叶修轻轻一笑,黄灯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朦胧。「何况哥不讨厌。」


 


「……我也,不讨厌。」心中大石放下,韩文清悄然勾起嘴角。



评论
热度(25)
  1. 日垂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愛你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韓葉一生推!!!

© 日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