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垂

偶爾碼字的懶癌末期
Marvel→盾鐵、錘基
全職→韓葉、喻葉、喻黃、雙花
排球→兔赤、黑月

【正常cp】韩叶 日常向一发完

壯哉我韓葉!!!
老韓世界帥!!!
葉修世界萌!!!

開啟新世界的大門:

目录


阅读前注意事项→ ★☆★




OOC纯属正常,不喜勿喷(


进来了就别想着出去啦AwA




写文顺序:包子→老叶→大眼→乐乐→包子


(这文完全是为了我们家老叶的私心所产出来的www






「唔......」韩文清捂着发疼的头脑坐起身,下一秒被光线刺激的眼睛有点疼。他记得昨晚自己喝酒了,还喝了不少。什麽聚餐活动真的很可怕,他发誓下次不能再因为自己一时兴起而随便喝酒了。


不是自己的房间。这也是当然的,现在他不在市裡,说不定在什麽高级的饭店吧......


他垂眸正要掀开被子,勐然发现床的另一边躺着另外一个不算陌生的人。「——叶修?!」


「嗯、吵死了......」叶修拉过被往自己身上盖,完全没发现此时的异常状况。


「你怎麽在这!」




老韩见叶修翻个身把自己埋入棉被裡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,忍不住一个巴掌招呼过去。


「痛!……老韩?你干啥呢?」叶修揉着被打疼的屁股埋怨道。


「你怎麽会在这裡?」老韩皱着眉重複问题,他觉得很不对劲,刚刚乍一看以为是饭店,仔细瞧了瞧却发现这个房间相当空旷,房内除了他们身下的床,只有一张桌子、两张椅子,上面摆了几块麵包和开水,最奇怪的是没有窗户。


「嗯?这裡不是咱家吗……欸?」叶修迷迷煳煳地看向四周才惊觉自己跟老韩醒在陌生地方。




「看这样子,我们是被绑架了?」韩文清拉着上锁的门把说着。


「肯定是哥的魅力太大,不过怎麽连你也绑来了啊,这人不怕被打死啊?」


韩文清对叶修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喷垃圾话觉得无言以对。


「我们来找找这房间有没有什麽线索可以让我们出去吧。」


「好。」


两个人开始看看床下、椅子下,都没有什麽可疑的,两人同时看向了那些麵包。


「我说老韩啊,你觉得那东西能不能吃啊,其实还挺饿的。」


韩文清虽然觉得不靠谱,但看在叶修饿了的份上,自己先拨了一口吃了,过了几分钟后确定没问题,将麵包递给了叶修,喂了一口。「吃吧。」


「只让我吃太不好意思了吧。」


「桌子上这不是还有吗?」语毕韩文清拿了一块也开始吃。


「哀呀!」叶修叫了一声。


「怎麽了!」




「我咬到一个东西!」说完叶修把东西吐到手中,随及定神看了看,发现居然是一张小纸条。


「老韩,有张纸条。」叶修扬了扬纸条。


「打开来看看。」韩文清皱着眉说。这裡的一切、和这张纸条…实在太不对劲了。


「喔,老韩你说上面会不会写着什麽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之类的。」叶修翘着嘴角,一派悠閒的喷着垃圾话,将纸条摊开。


「少胡说。」韩文清又拍了下叶修的屁股,「上面写什麽?」


「哥看看啊……」叶修眯着演将纸条拿近了点。


纸条上面只写着几个大字:桌子抽屉裡。


「老韩,看看抽屉有没有东西。」叶修纳闷地把纸条递给韩文清,两人便拉开了房内唯一一张桌子的抽屉,裡面只有一个小盒子。盒子上面绑着精緻的缎带,看起来价值不斐,和整个房间格格不入。


「老韩你说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,这麽折腾咱们。」叶修伸伸懒腰,「哥还想回去打boss呢。」




「......」韩文清瞥了眼一旁的叶修,留下意味深长的眼神。不愧是张新杰,弄出来还挺有样子的。居然被对着自己实施计划,还挺行的。


「所以要打开?」叶修指着那格外精緻的盒子问,他总感觉哪裡不对劲、哪裡怪怪的。


「开吧。」韩文清点头,伸手搭在那人的腰上,还是让他打开好了,比较有惊喜。


叶修蹙眉,却没有任何动作。「如果是什麽炸弹怎麽办......」


「你想到哪裡去了。」韩文清冷下脸。


「不然你开吧。」叶修往后缩了缩,刚好就靠在韩文清结实的胸膛上。


「......」


「好好好,我开,行了吧。」叶修敌不过韩文清可怕的视线,还是朝那盒子伸手了。


缎带拉开,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——


裡头赫然就是一枚婚戒。


「这......」叶修愣了,忽然背后一空,他急忙稳住身子,转过头看去发现没人,他低头看去——韩文清居然对着他单膝下跪了。


韩文清脸上微带笑意,见到叶修这样慌张的神情他很是高兴。不说这是他筹备许久的计划,整的他好多天下来都睡不着觉。


他知道叶修不会拒绝,但凡一想到还是会激动不已。


「嫁给我吧。」


「这不是问废话吗。」




end



评论
热度(50)
  1. 日垂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壯哉我韓葉!!!老韓世界帥!!!葉修世界萌!!!

© 日垂 | Powered by LOFTER